赤澪

[生姜]笑容

吃了不少糖,自己也來寫寫

渣文筆

-

微笑,勉強的微笑

每次團員們長時間的行程結束後姜丹尼爾都會看到尹智聖露出這個表情,為了不讓粉絲擔心大家都會這麼做,但尹智聖不單只對粉絲,連面對團員們也不曾收起過笑顏,在其他人眼裡那就是一般的微笑,但在姜丹尼爾眼裡,那是已經是快到臨界點疲累笑

「哥,你還好吧?」

尹智聖聽到有人跟他說話,回頭看向看姜丹尼爾後又對他露出大大的微笑說沒事,拍拍他的肩膀就跟著隊伍上保母車,你看!連對我也這樣...姜丹尼爾心裡抱怨著也跟著上車

在車上姜丹尼爾閉眼睛想了很多,想著到底怎樣才能讓他的智聖哥減少壓力,左思右想,搞到最後覺都沒怎麼睡就到宿舍了,但他也做了一個決定,最近他的室友邕聖祐賣了個按摩精油提升助眠,所以他好奇也買了一個,味道挺好聞的,如果這個給智聖哥試試一定能輕鬆很多

所以他早早洗完澡就往哥哥們住的那層樓跑,一開門除了河成雲在的客廳外沒有其他人,打個招呼就往尹智聖的房間敲門,進去後看到他哥沒在休息還在書桌前翻著本厚厚的書

「智聖哥你不休息嗎?眼睛會使用過度的」

「沒事,我只是翻一翻而已」

姜丹尼爾坐在尹智聖的床上拍拍旁邊的位置朝他招手

「那哥過來一下,我幫你按摩」

「唉呦~這麼有心幫我按摩喔?

    嗯?這個味道好香啊!」

「這是舒緩疲勞的精油,有助於睡眠,最近哥除了行程外還有研究所課業要忙,不放鬆一下怎麼行」

「果然我們尼爾對我最好了~」

姜丹尼爾塗點精油在尹智聖頸肩,而對方也閉上眼感受,只是尹智聖的肩膀異常的僵硬,用力按到某些穴位時會不由自主叫出聲,頓時整個房間只剩下尹智聖微微的叫聲和喘息聲,姜丹尼爾聽著聽著臉就紅了起來,皺眉心想,這哥…叫聲是不是有點A啊

「啊!對,就是那裡…」

「這裡?」

「啊…啊……嗯」

「哥,你這叫聲也太色了吧~」

姜丹尼爾突然起來玩心想欺負一下尹智聖,故意靠近他耳邊說話,呼出的氣全吹在耳上,使他渾身顫抖反射性摀住微紅的耳朵

「呀呀呀!不就是因為舒服才叫出聲的嗎!什麼叫我的聲音太色,你過來!我幫你按,看什麼叫做聲音“色”!」

下秒尹智聖就搔他養,姜丹尼爾看現狀就想躲,但依舊逃不出尹智聖的魔爪,他笑到逼出眼淚,直到手已經伸進衣服內他才說聲對不起知道錯了對方才肯罷手

姜丹尼爾冷靜下來後看向還沒回過神笑到倒過去的尹智聖,那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不是那種勉強自己的微笑,如果可以許願,他希望對方永遠可以這麼開心

姜丹尼爾緩慢伸出手擁抱他

「智聖哥,我知道你的心事從不說出來全部都藏在心裡,我也不勉強你說,但我希望你能偶爾讓我抱抱你,即便做不到聆聽,起碼讓我待在你身邊,好嗎?」

姜丹尼爾不想就這麼失去他最喜歡的哥哥的笑容,不想看他獨自一人面對,進不到心門的另一邊,那就讓我當你心門的守門人吧

這才知道自己讓弟弟這麼擔心的尹智聖,從沒想過姜丹尼爾會把他這麼看在眼裡,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弟弟已經成長為可以扛起一切責任的成年人,他只能無奈嘆口氣把頭微微靠在對方肩膀上,輕拍他的背,安撫眼前這隻大型薩摩耶

「尼爾,我答應你」





隔天因為沒有行程,全體隊員都睡到自然醒,哥哥這樓層除了定時早起的黃旼炫之外,其他人一律睡到中午餓著醒來,大夥們正在討論中午吃什麼的時候,河成雲才想到尹智聖還沒從房門出來正要去敲門

「智聖哥,你要吃午餐嗎?我們要去外面吃」

門內沒傳來任何聲音,難道是出門了?河成云雲帶著疑問開門,看了一眼,經過五秒,再默默關上,遠處看到河成雲這反應的黃旼炫走了過來

「智聖哥不在嗎?」

「在」

「那幹嘛…」

「走吧去吃飯,回來順便幫智聖哥帶一份,不,兩份」

黃旼炫疑惑的眼神看向面無表情往外走的河成雲

「為什麼是兩份?」

「因為企鵝被鎖在狗狗懷裡動彈不得,只能讓他再睡會兒」

「?」

- end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