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澪

[生姜]我這樣的人

「彩排結束,時間到會再來通知你們」


在大家回到休息室之後擦汗的擦汗,喝水的喝水,離正式上場還有段時間,大家打算好好補眠休息


「智聖哥,你要去哪阿?」朴佑鎮看到尹智聖往門口走就順口問了句


「去躺廁所而已,馬上回來」


然而尹智聖出了門之後並沒有往廁所的方向走,而是在人群裡穿梭,最後打開樓梯間的鐵門


他在其中一階坐下,頭稍微靠在牆壁上並拿出手機滑開相簿,裡面全是弟弟們可愛又搞笑的照片,讓他不一會兒發笑,直到滑到那嬌小的身形


他看了幾眼後閉上眼睛,嘆一口氣,想著我這是在幹嘛呢,這麼不在狀態裡,這時身後的鐵門發出聲音


「哥」


「嗯?是你啊……來,這邊坐」尹智聖拍拍旁邊的位置示意對方坐下


等對方坐下,他用眼神上下打量一番後才開口說話


「我說你開始學會跟蹤人了啊,能撼動大韓民國的姜丹尼爾這麼做可不是什麼好榜樣哦~」


「哥,你別這樣說話,我知道你不是這樣想的」


「啊~啊~弟弟們都長大變成熟了呢~都能觀察的這麼細微」


「我看到了,在網路上」


原本在瞎聊的倆人,姜丹尼爾這話一出空氣凝結好段時間,對方完全不給個回應,尹智聖在真的疲累狀況下是不會主動提起話題的,即便他是多麼擅長炒熱氣氛,就像搞得他這個隊長位置就必須什麼都得會一樣


「我是不是很冷血」


原本一直看著前方階梯的姜丹尼爾看向身邊的人,依舊頭靠牆壁疲憊的眼神不知看向何方,眼睛上吊著很深的黑眼圈,整個人都散發憂鬱的氛圍


「我以為我會很難過,即便在一個月前就有心裡準備了,只是沒想到了這一刻,我還真的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像我這樣的人,根本不是大家所說的溫柔的人,我只是在自我滿足這樣的設定而已…」


突然溫熱的擁抱圈住尹智聖,瞬間身邊都是他的味道,他的頭被迫靠在對方的頸肩上,而對方的下巴輕輕的蹭著他的頭頂


「哥很溫柔哦」


緊緊抱著不放手,姜丹尼爾像安撫孩子一樣撫摸對方的手臂,在無聲的樓梯間裡尹智聖精神漸漸放鬆了下來,沉重的眼皮開始撐不住,直到失去意識


注意到平穩的呼吸聲從懷裡傳來,姜丹尼爾笑了笑也靠在對方的頭上閉上眼睛









「哥…哥…醒醒啊!」姜丹尼爾拍了拍對方的手臂


尹智聖迷迷糊糊的醒來後發現自己在對方的肩膀上睡了太久,讓對方露出委屈的小臉,這才慌張的起身顯得不好意思,看著這樣的哥,姜丹尼爾只是笑笑按了按肩膀,伸手捏對方的臉頰


「哥即便如此也還是沒有滴任何一滴眼淚呢」說不定不是冷血,根本是不允許自己哭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怎麼能在最自豪的弟弟面前流淚,哥我還是有點自尊的」


「可是在台上哭得唏哩嘩啦的可是哥你啊」


「呀!那可不一樣,那是感動到哭,感動」


「是是,哥說的都對~」


「你這是在耍我嗎?」


「不是不是,我才不敢呢~」


「這不就在耍我嗎!」


姜丹尼爾躲過幾拳尹智聖揮過來的拳頭,對他做鬼臉後趕緊爬起來往鐵門方向逃走,慢一拍的尹智聖這才想起來追出去抓人


「呀!小學生嗎!?姜丹尼爾你給我站住!」


-end


希望哥哥能心情好起來(。•ㅅ•。)♡

未出道的哥哥也是很棒的!

就讓我幻想下xdd
-

狗狗:也轉身看看我吧...


[生姜]笑容

吃了不少糖,自己也來寫寫

渣文筆

-

微笑,勉強的微笑

每次團員們長時間的行程結束後姜丹尼爾都會看到尹智聖露出這個表情,為了不讓粉絲擔心大家都會這麼做,但尹智聖不單只對粉絲,連面對團員們也不曾收起過笑顏,在其他人眼裡那就是一般的微笑,但在姜丹尼爾眼裡,那是已經是快到臨界點疲累笑

「哥,你還好吧?」

尹智聖聽到有人跟他說話,回頭看向看姜丹尼爾後又對他露出大大的微笑說沒事,拍拍他的肩膀就跟著隊伍上保母車,你看!連對我也這樣...姜丹尼爾心裡抱怨著也跟著上車

在車上姜丹尼爾閉眼睛想了很多,想著到底怎樣才能讓他的智聖哥減少壓力,左思右想,搞到最後覺都沒怎麼睡就到宿舍了,但他也做了一個決定,最近他的室友邕聖祐賣了個按摩精油提升助眠,所以他好奇也買了一個,味道挺好聞的,如果這個給智聖哥試試一定能輕鬆很多

所以他早早洗完澡就往哥哥們住的那層樓跑,一開門除了河成雲在的客廳外沒有其他人,打個招呼就往尹智聖的房間敲門,進去後看到他哥沒在休息還在書桌前翻著本厚厚的書

「智聖哥你不休息嗎?眼睛會使用過度的」

「沒事,我只是翻一翻而已」

姜丹尼爾坐在尹智聖的床上拍拍旁邊的位置朝他招手

「那哥過來一下,我幫你按摩」

「唉呦~這麼有心幫我按摩喔?

    嗯?這個味道好香啊!」

「這是舒緩疲勞的精油,有助於睡眠,最近哥除了行程外還有研究所課業要忙,不放鬆一下怎麼行」

「果然我們尼爾對我最好了~」

姜丹尼爾塗點精油在尹智聖頸肩,而對方也閉上眼感受,只是尹智聖的肩膀異常的僵硬,用力按到某些穴位時會不由自主叫出聲,頓時整個房間只剩下尹智聖微微的叫聲和喘息聲,姜丹尼爾聽著聽著臉就紅了起來,皺眉心想,這哥…叫聲是不是有點A啊

「啊!對,就是那裡…」

「這裡?」

「啊…啊……嗯」

「哥,你這叫聲也太色了吧~」

姜丹尼爾突然起來玩心想欺負一下尹智聖,故意靠近他耳邊說話,呼出的氣全吹在耳上,使他渾身顫抖反射性摀住微紅的耳朵

「呀呀呀!不就是因為舒服才叫出聲的嗎!什麼叫我的聲音太色,你過來!我幫你按,看什麼叫做聲音“色”!」

下秒尹智聖就搔他養,姜丹尼爾看現狀就想躲,但依舊逃不出尹智聖的魔爪,他笑到逼出眼淚,直到手已經伸進衣服內他才說聲對不起知道錯了對方才肯罷手

姜丹尼爾冷靜下來後看向還沒回過神笑到倒過去的尹智聖,那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不是那種勉強自己的微笑,如果可以許願,他希望對方永遠可以這麼開心

姜丹尼爾緩慢伸出手擁抱他

「智聖哥,我知道你的心事從不說出來全部都藏在心裡,我也不勉強你說,但我希望你能偶爾讓我抱抱你,即便做不到聆聽,起碼讓我待在你身邊,好嗎?」

姜丹尼爾不想就這麼失去他最喜歡的哥哥的笑容,不想看他獨自一人面對,進不到心門的另一邊,那就讓我當你心門的守門人吧

這才知道自己讓弟弟這麼擔心的尹智聖,從沒想過姜丹尼爾會把他這麼看在眼裡,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弟弟已經成長為可以扛起一切責任的成年人,他只能無奈嘆口氣把頭微微靠在對方肩膀上,輕拍他的背,安撫眼前這隻大型薩摩耶

「尼爾,我答應你」





隔天因為沒有行程,全體隊員都睡到自然醒,哥哥這樓層除了定時早起的黃旼炫之外,其他人一律睡到中午餓著醒來,大夥們正在討論中午吃什麼的時候,河成雲才想到尹智聖還沒從房門出來正要去敲門

「智聖哥,你要吃午餐嗎?我們要去外面吃」

門內沒傳來任何聲音,難道是出門了?河成云雲帶著疑問開門,看了一眼,經過五秒,再默默關上,遠處看到河成雲這反應的黃旼炫走了過來

「智聖哥不在嗎?」

「在」

「那幹嘛…」

「走吧去吃飯,回來順便幫智聖哥帶一份,不,兩份」

黃旼炫疑惑的眼神看向面無表情往外走的河成雲

「為什麼是兩份?」

「因為企鵝被鎖在狗狗懷裡動彈不得,只能讓他再睡會兒」

「?」

- end


晚入坑了xd米英這坑可真深((└(:3」┌)┘))


遲到不能再遲到的情人節(´;ω;`)

【太敦】特典照

*太亂中芥的新圖妄想

*排版無能

*渣文筆

---

"早啊~敦君"

"啊!太宰先生早~真難得太宰先生會出現在偵探社"


他走向敦坐著的辦公桌順便把手上的信封袋交給了敦

"呵~我只是為了避開國木田君出現的時間而已。

對了!敦君,這個是樓下咖啡廳寄放的信件,好像是寄給你的,我看了一下上面的的寄件人,是跟我們偵探社合作的公司?"

"啊!是的,原來是寄到偵探社裡了哦..."


太宰一臉疑或的表情,之後笑笑的靠近敦君好奇問了問"是怎麼樣的委託呢?"


"其實也沒什麼,太宰先生你還記得嗎?就是你跟亂步先生和中原先生、芥川一起拍的宣傳海報,委託者之後又打電話給我問說能不能拍特典照"敦君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其實原本想拒絕的,我長的又不好看,想說應該有更適合的人選,但對方很堅持又很誠懇的拜託我就...哈哈.."


敦不管是害羞的小動作還是覺得羞澀的表情都收入了太宰的眼底,這讓他更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照片


"敦君,照片可以借我看看嗎?"


敦把裝有照片的信封袋打開把裡面的照片遞給了太宰,看了看照片,那張照片的敦穿著跟太宰他們那次拍的差不多的衣服,比較不同的是衣服比較透,看來是濕的,脖子上也還有水滴

最過分的是敦的表情,捨棄平常天真可愛,而是給人一種強勢、壞壞的感覺,但這些對太宰來說都只能解釋成「色氣」


太宰意味深長看著敦的照片很久,長到敦都發現異狀了


"太宰先生?"

"敦君"

"是?"

"這張照片可以給我嗎?"

"咦?!可以是可以啦,但太宰先生要我的照片幹嘛?"


"身為你的上司卻沒有部下的照片不是很不因該嗎~"他雙手交叉好像很有道理

聽了之後敦有種被唬弄的感覺,內心想想照太宰先生這樣的說法的話,意思是說他手裡也有芥川的照片?

"啊啊~是嗎..."敦為了掩飾自己裝做不在意對著電腦打字


太宰看他這樣的反應,壞壞的笑了一下悄悄靠近敦,在他的耳邊吹氣

"難道是覺得我這樣說也有著芥川的照片嗎?唉呦!敦君忌妒起來還真是可愛~~呵呵"

"才...才才才不是咧!我並沒有嫉妒!還有請不要突然在我耳邊吹氣!!!"被突如其來靠近自己的太嚇到後,害羞的蓋住耳朵


"所以說只要不是突然就可以~?"

"也不是!"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看國木田君快回來了我也該撤,照片我就收下啦~"太宰吹著口哨逛大街似的走出去

敦看對方離開有段時間之後才臉紅小聲的抱怨

"我才沒有在嫉妒呢..."


而在另一方的太宰雖然臉上依舊是笑容滿面,但是只要是知道的人就知道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的笑容,那個微笑...很危險


"竟然擺出這種撩人的姿勢,敦君也是很會嘛~雖然很對不起他,看來要找合作公司談一談了,這麼令人犯罪的敦君可不能隨隨便便讓人得到呢~"


-fin.